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来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瀹f眽鐧鹃噷宄¤  

2010-05-19 13:49:0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宣汉百里峡记

 

瀹f眽鐧鹃噷宄¤ - 阿来 - 阿来的博客

瀹f眽鐧鹃噷宄¤ - 阿来 - 阿来的博客

 

走了一趟大巴山,走了一趟大巴山中的百里峡。

我喜欢去这样的地方,虽然去得的有些辛苦。从宣汉县城出去,不过百来公里的路程,一来一去却用了六个多小时。但看风景就是这样,不好走的时候去,风景还保持着原始的面貌,等到好走了,那就是开发了,道路通畅,景区有了上档次的接待设施。但在规定的线路上行走,和很多人在一起,被导游规定了欣赏的路径,旅行的乐趣也就消失多半了。

其实,旅行的乐趣从成都登上火车时就开始了。动车组穿过川西平原,逶迤向东,向北,进入四川盆地中部的丘陵地带,再进入川东北的深丘。一路上,田野中小麦与油菜已经收割了,山丘间形状不一的田都已耙平,关上了水,映着天空的亮光。看见一大树一大树的白花:高高挺立的山茱萸科的灯台树,树冠开展的槐树,丛丛怒放的有着更耀眼白色的是丁香,以及夜晚时花朵会闭合起来的合欢。就这样,大地的隆起来越来高,地面的沟壑越来越深切,平地越来越狭窄,雄峙与川陕渝三省区间的大巴山就越来越切近了。这里也刚好是紧贴着秦岭南麓的地带,也就是说,这里是南方中国开始的地带,所以,除了山,山间的谷地中总是奔涌着丰沛的水流。大巴山,东部的水流在陕西境内奔向汉江,而在西南边的四川,水流都向嘉陵江汇集。所以,我一直在期待着偶尔会在视野中出现的浩荡的嘉陵江。江流系统像一株枝叶不断分岔的大树,江流的名字每一次变化,都意味着这棵生命树的一次重大的分枝。就这样上溯一条水流,嘉陵江叫渠江了,又叫做州河了。

这趟列车停在了它的终点站达州,转乘汽车,始终伴随着公路的大水就是州河,四十分钟后,我们到达了紧贴着大巴山的宣汉县。天黑了,但能闻到大山的气息。在小雨的城中散步,能感到雄峙的大山就在身后的某个地方,在自己的大梦里,把那么多的大树与开花展叶的草木拥在怀里,那些茂盛的草木又紧拥着许多的鸟巢甚至兽窠。

宣汉县,并不是一个被大多数人熟知的地方。它的风习与出产和文化之类,刚到我还是非常疏离。这里的主人告诉的一点,却让人印象深刻。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,这个县曾是红四方面军开拓的川陕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主人说,在张国焘徐向前们还没有转战到此地时,大巴山中就有一支叫作川陕游击队的红色武装了。他们把这支游击队的领导人宣汉人王维舟称为“川陕根据地的刘志丹”。这个人1924年就在四川建立了共产主义小组。更早的时候,也就是中国共产党还没有成立的时候,他已经加入了朝鲜共产党。后来回乡闹革命,在大巴山里拉起了红色武装,为鄂豫皖转移来的红军建立川陕苏区建立了最初的基础。川陕根据地建立后,王维舟在自己的家乡,当时四十万人口的宣汉县组建成了红三十三军。一个县组成了一个军。这个县先后有数万人加入了红军队伍。这数万人后来生存下来的不多,这跟红军西路军悲壮的失败有很大关系。

晚上在网上搜寻本地的资料,都很简略,但王维舟的材料还算详实,长征到陕北后,他出任的是八路军385旅旅长,这个旅担任陕北宁边区的守备任务,驻屯在陇东,主要是防备西北那些剽悍的军阀吧。后来,不论是战争时期,还是和平年代,他所任的职务并不十分重要。甚至有些每况愈下的味道。但历史的谜底渺不可求,包括当地的历史文化,因为从来不是文风炽热之地,也多语焉不详。比如说当地是“巴人”起源地之类。虽然当地的悬崖上有悬棺存在,当地也有把巴人当祖先的土家人聚族而居。

地理的存在却是切实的,更有趣的是,地理的命名也显示出一种直率爽利的性格。出县城,第一个地名是江口,这里也是州河的终结。再往上面,河流一分为二:前江与后江。去百里峡,告别一条河,溯前江而上。有文雅些的名字:昆池、华景,但真喜欢那些直接诚恳的与当地民风吻合的地名:下坝、南坝、渡口、土黄。有一个乡,当年刘邦驻扎汉中时,暗自厉兵秣马,派大将樊哙进入大巴山腹地招募兵勇,于是,这个地方就直接叫了樊哙。而且,从汉代一直叫到了今天。进了百里峡,一条地下河出溶洞汇入前江,这个地方就叫了龙泉。峡谷里颇不平坦的公路上出没着各种轻型重型的机械,运输物品的,开掘道路的,加固河堤的,除了农家房前屋后草丛中觅食的鸡,看不到大的牲口,但偏偏一个路牌出现在面前:白马。四周围风吹动着树与草,绿色在寂静中发出喧哗,真有一匹白色马骏马会跃出时间的深潭吗?

瀹f眽鐧鹃噷宄¤ - 阿来 - 阿来的博客
(这个景点的命名很有意思,当地人就叫美女晒羞,但是要开发了,路边立着一个牌子,中英两种文字,但那个后起的名字我却没有记住。)


   还有好听的名字,再往前,是这峡的尽头了,地名叫鸡唱。是鸡鸣三省的意思吗?不是三县,却是三县交界之地了。当然,也可以说是鸡鸣两省。过去同在一省的重庆市直辖了。从鸡唱往东往南一点点,就是现在属于重庆市的城口县了。我不想再坐接待办的旅行车,听主人的介绍。我要自己在这清风拂面的绿色峡谷中走上那么几公里。所以,我下了车,往河的下游走。同时我想,他们走到鸡唱那个地方就该回头了。

文字的介绍上说,这地区最高的海拔不过两千多米,但从峡底仰望,一座座陡峭的山峰耸峙,给人壁立千仞的感觉。那些山峰都是巨大的原始力量所塑造的,从裸露的岩层可以看到,当初平铺的岩层都被什么力量挤压得竖立起来,这种坚立正是这些山峰的来源。现在,不知多少年前的地层的碰撞、挤压、迸裂与喷涌都静止了,凝固了,不再痛苦呻吟,也不再愤怒地嘶喊了。就像这个地方的历史,樊哙们的大军,王维舟们的大军也从深深的时空中远去了。

我坐在青碧的水边倾听,没有听到塑造了地理与历史的巨大力量的声音。地理和历史总会给出一段段安静的时间,不动荡的时间,让这样的峡谷奔涌着水流和风,长满了树与草,还有一些鸟与兽,但频繁出没的人使走兽远遁,还好,鸟还停在身后的树上,正在鸣叫着的是一只噪鹛,翅膀扇动时像小风车般旋转的戴胜鸟从河的这边飞到了河的那边。

在潭边小坐一阵,刚上了一座狭窄的索桥,想到没有公路却有着古栈道痕迹的对岸看看时,旅行车载着此次同行的人们回来了。峡谷还没有完,还在继续延伸,但前面是两个县的边界,我们在宣汉,再上游是城口,如今,这两个县的边界更是四川省和重庆市的边界。此前我就估计,此行的终止可能不是峡谷的尽头,而是这个人为的边界。事实果真如此。如果喜欢追根究底,种种边界如何终止人的脚步与思想,也一个有趣的问题。

瀹f眽鐧鹃噷宄¤ - 阿来 - 阿来的博客
  峡中野花:夏枯草


瀹f眽鐧鹃噷宄¤ - 阿来 - 阿来的博客

峡中野花:溲疏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